杨枝甘露

『王喻』成亲(十五)

☞ooc啊私设啊什么的怎么可能不存在

☞尽量根据自己理解的王喻二人的性格写,不合理的地方请自动忽略

☞需要自动忽略的还有逻辑问题

☞又放飞自我的有点回不来了



  “少天,我是不是很没用?”
  
  从王杰希出现的那一刻喻文州就想逃离,没错,就是逃离。他害怕见到王杰希,也害怕从王杰希口中听到他不想听到的话语,然而他又忍不住恶语相向。
  
  喻文州以为自己是不恨王杰希的,只是会怨而已,可是他高估了自己的同时也低估了王杰希在他心里所占的分量。见到了才知道他是恨的,他恨王杰希为何五年来从不去找他,现在却又摆出深情款款的样子;他恨王杰希抛下他不管,恨自己现在虚弱无力的样子。
  
  “我恨他。”颤抖哽咽的声音带着怨恨却也带着悲凉。
  
  黄少天一时无话,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喻文州,而且喻文州看起来也不是求安慰的样子。不过既然喻文州恨那就放心了,天知道当年喻文州不许他们伤害王杰希时他憋了多大的火气,现在好了,他完全不介意把喻文州当初受到的伤全部还在王杰希身上。
  
  王杰希此时并没有因为喻文州的话而离开,终于等到的人怎么可以轻易放手,所以就追着过来了,也就听到了喻文州说恨他。虽说一开始就知道喻文州恨他,可现在亲耳听到了还是会难过会痛苦。
  
  
  “文州,不要恨我,求你不要恨我。”王杰希忍不住了,在听到喻文州哽咽的声音时就控住不住的心疼,走过去把喻文州揽进怀里。他终于又抱到了这个人,一直空落落的心里开始有了充实感。
  
  喻文州没有挣扎没有反抗就那么静静的任王杰希抱着,他又何尝不怀念这个怀抱。
  
  黄少天看到王杰希又出现了还抱着文州,刚要炸毛就被很有眼力见的叶秋生拉硬拽的拖走了。
  
  “王杰希,你为什么不去找我,为什么要成亲?你知不知道我一觉醒来所有人都跟我说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年,五年前你抛下我不管,五年间不仅没有找过我还成亲了有了一个孩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的伤心?”平缓的语调似乎再说着别人的事,可语气却蕴含着巨大的悲伤。
  
  王杰希感觉到了脖子上的湿漉漉,喻文州哭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喻文州哭,而且是因为自己。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个样子的文州。我不知道你还活着,魏琛说你死了他不让我见你,我问了很多人求了很多人,他们都不让我见你,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我找不到你。”
  
  王杰希双手捧起喻文州的脸,小心翼翼的吻去他脸上的泪水,却不想越吻泪水越多,王杰希慌了,“文州你不要哭,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我没有找到你。”
  
  “王杰希我恨你。”
  
  “我知道,我也恨我自己,没有保护好你,没有做到对你的承诺,所以文州,再给我一次机会可不可以?”
  
  “你成亲了,有妻有子了。”这件事他很在意,就算楚云秀已经解释了他还是在意,他需要王杰希亲口解释。
  
  “没有,不是你的话我跟谁成亲呢?我要的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文州你要信我。”
  
  “你为了她可以抛下我不管,她给你的药你毫不怀疑的就给我吃,你要我怎么信你?”
  
  喻文州挥开王杰希捧着自己脸的手,他遵从自己的贪念重温了一次这个他曾经最爱现在也还爱着的怀抱,最后感受一下之后就该放手了。
  
  
  王杰希词穷,无论如何他都想不到在他带走柳漪后喻文州会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他以为凭着喻文州的功夫可以脱身的可以追上他们的,然而结果却是他为他的自以为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我以为你可以的……”王杰希垂头吶呐低语,他不敢看喻文州。
  
  “是啊,我可以的,如果没有喝下那碗药的话。”
  
  这件事和柳漪的存在以及王杰希的态度是喻文州心里的死结,解不开也越不过。
  
  
  再次看着喻文州离开的背影,王杰希第一次仔细思考起来柳漪的事情。喻文州还是第一次如此明显的讨厌一个人,对路边乞丐都很和善的一个人为何单单讨厌一名女子。
  
  王杰希觉得他很必要应该查一查五年前那件事的背后,现在想来很多细节都不合理。他决定查清真相后再来求喻文州的原谅。
  
  
  
  准备出门的王杰希和准备进门的高英杰遇到了,同时还有笑的莫名其妙的孙哲平。
  
  “呦,这不王杰希么,急匆匆的回去见柳漪?”
  
  “?”王杰希疑惑,孙哲平哪只眼睛看出自己是回去见柳漪的。
  
  “哎,不用急,柳漪死不了,虽然你家的玉茯苓没有了,但是有喻文州在你儿子他娘死不了。”
  
  “什么叫玉茯苓没有了?柳漪的死活又关文州什么事?”王杰希更疑惑了,于是就用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一旁紧张的高英杰。
  
  “师父,玉茯苓被偷了。”
  
  “要救柳漪需要喻文州给她换血。”
  
  
  高英杰与孙哲平同时说出两句对王杰希有打击的话,不过显然后者打击更大。
  
  “要文州换血?什么意思?为什么一定要是文州?”

『王喻』成亲(十四)

☞ooc和私设都会有的,不可能不存在

☞撒花🌸🌸🌸🌸🌸终于见面了

  叶秋带着心情平复了一些的王杰希准备去找人的时候,就听见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以及高英杰的声音。
  
  “师父,家里来人说柳漪情况不太好,小东又哭个不停的非要你回去。”
  
  “情况不好就去找郎中,他要是愿意哭就让他哭。”王杰希很烦躁,第一次生出了自己为什么要照顾柳漪母子的想法。
  
  “柳非姐找了郎中了,大夫说解柳漪的毒需要玉茯苓。”
  
  “玉茯苓?找的哪个郎中?”虽说微草有玉茯苓不是秘密,但是不是谁都知道玉茯苓的功效的。
  
  “孙谷主,柳非姐说是孙谷主去找你然后被他们拉去给柳漪看病的。”
  
  “孙哲平么”是孙哲平的话那就不意外了,“玉茯苓的位置你知道,你去拿,我有重要的事不能离开。”
  
  王杰希说完扭头就走,完全不顾高英杰的欲言又止,现在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见喻文州更重要的,柳漪的死活他顾不上也不关心。
  
  叶秋见到高英杰还站在原地一脸的纠结,遂上前拍了拍他的头,“英杰啊,现在这个里面坐着一个叫喻文州的人,”说着指了指花园方向,然后又指指微草方向,“那里有个叫柳漪的人,你觉得对你师父来说哪个重要?”
  
  听到喻文州的名字高英杰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那个人不是死了?
  
  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叶秋笑了笑没有说话也离开了,被留下的高英杰抓了抓头只得离开。
  
  待叶秋走进花园时就见王杰希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凉亭内,脸上的表情似喜似悲。
  
  
  
  “文州文州文州,你听我说呀,别总发呆,我怎么觉得自从你醒过来后就添了一个发呆的毛病呢,是不是在百花谷待久了的缘故?”黄少天趴在圆桌上双手托腮看着发呆的喻文州,皱皱眉头,“一定是的,改天我一定要找张佳乐去,好好一人怎么从他家出来就变呆了呢?”
  
  “少天,喝杯茶润润喉吧,你都说了一上午了。”
  
  “文州你又嫌弃我?”
  
  “怎么会呢。”喻文州虽然武功尽但是盯着自己的视线太过热烈想忽略都不行,于是就回头去看,然后就愣住了。
  
  
  王杰希慢慢的走过去,每一步似乎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短短十几步的路变得格外长。
  
  终于走完这漫长的十几步路,王杰希站到了喻文州面前,颤抖着伸出手想要碰触却在咫尺间停住了。他在害怕,怕一碰触眼前的人就会变成镜中花水中月消散不见。
  
  王杰希的手始终停留在喻文州脸侧,不向前一分也不后退一步,就那么停着。眼睛贪婪的看着,像是要把这缺失的年月补回来,不说话也不动作的就那么看着,深情而又思念。
  
  喻文州也傻了,他还没想好要怎样与王杰希见面,见了面要说什么。乍然相见要是说没有触动是不可能的,王杰希的神情举动更是触动了喻文州的内心,那一刻他觉得王杰希没有忘记他还是爱着他的。
  
  “文州……”文州二字就像是一条咒语一样,吐出的瞬间眼泪决堤,他的文州还活着,王杰希此刻无比的感激上苍。
  
  
  “王杰希你怎么会在这里?”黄少天也惊讶王杰希的突然出现,拽起喻文州就藏在身后边说到,“谁告诉你的文州在这里?你有什么脸来见文州,我警告你王杰希,就算你见到了文州也休想再伤害他第二次。”
  
  “我,我怎么可能会伤害他。”
  
  “呵,这世上除了你还有谁能伤到文州?”
  
  面对黄少天的指责王杰希无话可说,喻文州受伤是事实,是他的错,他没有保护好喻文州。
  
  喻文州安抚性的拍拍黄少天的背,从他身后走出站到了王杰希面前说到,“好久不见。”
  
  “文州……我,”
  
  “王庄主,我现在很好过去的事情我不想追求谁是谁非,就让它过去好了。”听到喻文州这么说王杰希心中一喜,然而喻文州的下一句话却浇的他透心凉,“从此以后便是陌路,请回吧。”
  
  说完就要离开却不想被王杰希拉住了手腕,“文州,我们还要成亲的啊,怎么可以成为陌路?”
  
  “成亲?我以为我死了一回我们的婚约就不算数了,原来不是吗?”
  
  “不是的不是的。”王杰希赶紧摇头,喻文州的陌路让他感到了恐惧。
  
  “那是不是要我再死一次才能作废呢?”
  
  看着喻文州脸上露着自己最爱的笑嘴里却说着残忍的话来凌迟自己,王杰希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手,他赌不起,他无法承受喻文州再次死在他面前的痛。
  
  

『王喻』成亲(十三)

☞ooc有,私设也有

☞说一下小孩子的问题,在三观还没有成型还分不清对错是非的期间长期被那样的一个大人教导,这个孩子能好到哪去?反正我从来不认同孩子是无辜的这种话。


  王杰希很想冲进叶府问喻文州的事情,但是碍于礼数他只能老老实实的在花厅等着。其实如果是叶秋的话王杰希会直接让叶秋带他进去找人,奈何正巧叶家二老在。
  
  按耐住内心的冲动,王杰希乖乖的接受叶家二老的问话,王叶两家作为世交可以说叶家二老可以跟训儿子般的训王杰希,他还不能反驳。
  
  听着话语内容从他小时候差点跟叶修订了娃娃亲到劝他放下过去重新找个陪伴的人,王杰希心里越来越焦急,正想找个理由时叶秋从外面进来了。
  
  父母有时候都会弄混的兄弟俩王杰希却从来弄不混,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王杰希看他们俩是用不同的眼睛来看的,大眼睛看叶修,小眼睛看叶秋。
  
  “小秋回来的正好,你带杰希去找小修他们吧,你们年轻人才有话聊,跟我这老头子聊天很无聊吧。”
  
  “干爹说哪里话,跟您聊天怎么会无聊呢。”
  
  “呵呵……臭小子睁眼说瞎话,我还不知道你啊,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其实啊你暴露了啊。”
  
  “还是骗不过干爹的眼睛,那我先跟叶秋走了,改天一定好好陪您聊天。”被老爷子戳穿了王杰希也不见尴尬,反正老爷子都让他走了,于是他就拽着叶秋前往后院找叶修去了。
  

  
  “哎哎哎,你慢点,我的胳膊呦。”
  
  “你不会走快点啊。”
  
  “这么急干嘛,我哥又不会跑了,以往几年不见也不见你这么想我哥啊,难不成你突然看上我哥了?”
  
  听到这个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王杰希甩开叶秋,转身面目表情的盯着他,
“叶秋我问你,回来的除了你哥还有谁?”
  
  “嚯,那可多了,有魏琛,黄少天,苏沐橙,楚云秀,还有……一个不认识的。”
  
  看着王杰希随着他说出来的名字越来越紧张的神色叶秋感到惊奇了,然后就吞下了喻文州的名字没说,因为前段时间叶秋已经知道了王喻二人之间的来龙去脉,所以现在叶秋肯定王杰希是来找喻文州的。要知道,叶秋是有点小恶魔本质的,王杰希越紧张他越不想痛快的告诉他。
  
  “不认识的?叶修有没说他叫什么,你肯定见过了吧,他长什么样子?”深吸一口气,王杰希努力不让自己去掐叶秋的脖子,他熟悉叶秋这种小恶劣的性格。
  
  “可能说过吧,我忘了。至于长什么样子,人样呗,还能长什么样子。”看着听完这话想掐死自己的王杰希,叶秋忍笑,越过王杰希继续往后院花园方向走。
  
  走了一段路等快到时叶秋突然转头重重的拍了王杰希肩膀一下,“哎,我突然想到那个人很你书房挂着的画像里的人像,”果不其然的见到了王杰希的震惊状态,“不能说像,简直一模一样啊,我哥叫他文什么来着?”
  
  “文州是么?”王杰希愣愣的看着前方,“是不是喻文州,叶修是不是说他叫喻文州?”
  
  “对啊,喻文州。”叶秋看王杰希神色不对目光还是盯着自己身后,于是回头看,正巧看到黄少天喻文州经过的身影,“原来你已经见到了啊。”
  
  “叶秋,文州真的还活着,我没有看错,对吧。”王杰希仍盯着那个喻文州走过的地方,眼里蓄满了泪水,似乎下一刻就要流出来。
  
  叶秋轻叹一口气,他始终不相信王杰希会做出伤害喻文州的事,哪怕他并不知道王杰希怎么和喻文州走到一起的。对叶秋来说王杰希一直是个乖巧的弟弟,一个人撑着偌大的微草,不停的付出,他有些心酸有些心疼。
  
  “杰希,现在很多人包括我哥在内,都不想让文州跟你见面跟你再有任何交集,原因想必你很清楚,所以你想和文州重修旧好很难。有误会就要解释清楚,我相信你是不会害文州的。”
  
  “嗯,我想见见文州。”王杰希声音哽咽,文州真的没有死,他刚刚也不是幻觉,天知道他被幻觉骗过多少次了。
  
  “好,我带你去见他。”
  
  
  

『王喻』成亲(十二)

☞ooc私设都会有的

☞大概可能也许不出意外的进入完结倒计时了,预计三四章完事的被拖了十几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扑了个空的王杰希黯然神伤的返回京城,刚进城门就被早已守候在此的刘小别拦下了。
  
  “庄主,前些时候柳姑娘身负重伤的带着小东倒在我们大门口,我们,我们一时心软就把他们带进去了。”
  
  “重伤?”虽然已经决定不再管他们母子,但是孩子是无辜的,他做不到完全的不管不顾。
  
  “内伤外伤都比较严重,不过最棘手的是她中毒了,到现在还没有苏醒。”
  
  王杰希皱眉,想不到有谁会如此对待一名女子,“小东有没有说什么?”
  
  “他一直哭,非要见你才说。”
  
  “那回去吧”
  
  “柳非说她昨天上街见到了黄少天和苏沐橙。”刘小别跟在王杰希身后嘟嘟囔囔的说了句,想让王杰希听见又不想让他听见,王杰希这一路怎么走过来他们每个人都看在眼里,王杰希出门干什么他们也都知道。
  
  “魏琛呢?”显然,王杰希听到了。
  
  “没见到,不过既然黄少天苏沐橙在,那么叶修魏琛也会在。”
  
  王杰希点点头,叶修的身份他是知道了,这个时候他们出现在京城必然是要留下来过年的。他先回去看看柳漪母子再去叶家也不迟,更何况他这一身风尘仆仆的去叶家不合礼仪。
  
  
  微草
  
  
  “我要爹爹,我要爹爹,你们都给我滚,滚啊,再不滚等我爹回来我让他把你们都赶出我家。”王杰希刚走到西厢房就听到一阵哭闹,内容让他感到不悦,这孩子,谁教给他的这么说话?
  
  推开房门,就见小东坐在地上身后的床上躺着柳漪,身前站着柳非等人。见到王杰希进来小东立马从地上爬起来扑过去抱住他的大腿,“爹爹,你快救救娘亲,她被坏人欺负了。”
  
  “你先跟柳非他们道歉,礼貌呢?你娘是这么教你的?”王杰希伸手拨开小东,边让他道歉边走过去看柳漪。
  
  “……我又没错,他们都是下人我才不道歉呢。”小小声的反驳到,小孩子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柳非等人,这让柳非他们很不舒服很气愤。
  
  “还真把自己当微草的少主啊,跟他娘一样,脸皮真厚。”柳非小声的嘀咕着,袁柏清在旁边用捅了捅她,示意王杰希在呢。
  
  不过王杰希似乎没听到,他惊讶也气愤,小孩子的神情举动他都看在眼里,他一直以为很乖很有礼貌的孩子居然会有这一面。
  
  “路东,道歉。”听到王杰希不仅连名带姓的叫他,声音还明显的严厉起来,小东终于有点害怕了,心不甘情不愿的道了歉。
  
  王杰希看了看床上的柳漪,发现情况果然不是很好,脸色有些灰败,呼吸微弱。
  
  “你们遇到了什么人?”
  
  “我不认识,前几天我和娘在酒馆吃完午饭要离开的时候进来一个人,娘见到那个人就很开心,说什么原来你没死,还说爹爹你见到那个人会很开心,然后娘就想要带着那个人去找爹爹,可那个坏人抬脚就把娘踹出好远,娘都吐血了呢,娘还说你恨我是应该的,还求那个坏人跟我们回家呢。”
  
  “那个人叫什么?”王杰希心里有些疑问但是不敢确定,但是又不可抑制的去想那个人会不会是喻文州,会不会是喻文州没有死,还来了京城。
  
  “我不知道,我就记得那个坏人把我跟娘带走了,带到我不知道的地方他就拿刀子在娘身上割还给娘灌了一碗黑乎乎的东西,还说都是因为娘他才受那么大的苦,哇……爹爹,娘是不是要死了?”按照柳漪事先交代的,小东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
  
  “你仔细想想那个人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小东后面说的王杰希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满脑子喻文州可能没死的信息。
  
  “不知道不知道,爹爹你快救救娘,给娘报仇。”
  
  “那个人是不是叫喻文州,说话声音很好听很温柔,长得很漂亮?”王杰希双手握着小东的肩膀,目光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好似要从小东的眼中看到当日的情景,看看那个人是不是喻文州,“说啊,那个人是不是叫喻文州。”
  
  “哇……”毕竟是小孩子,把该说的都说完后听到王杰希问的问题柳漪之前没有教怎么回答,有些傻愣愣的。自己的娘亲生死未卜的躺在那里,从小就认定的爹爹又一反常态,小小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应对有点恐慌,再加上害怕,一哭不可收拾。
  
  
  “柳非,袁柏清,你们俩把他哄好,小别英杰你俩准备份礼物跟我去叶家拜访。”
  
  王杰希顾不上柳漪的死活了,撇下大哭的小东带上人直奔叶家。黄少天他们出现在京城,那么如果文州没死是不是也跟着一起到了京城?柳漪说自己如果知道那个人没死一定会开心,能让自己开心的只有喻文州一个人。
  
  无法压抑内心的狂跳雀跃,当喻文州没死的臆想渐渐扩大占据整个脑海,王杰希似乎已经笃定了喻文州没有死,在叶家等着他呢。

占个TAG记个脑洞

我要哭了,发了改了无数遍就是不停的告诉我发送失败,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这个抽风了lof又屏蔽我了,太过分了( 。ớ ₃ờ)ھ,试试看外链可不可以

https://m.weibo.cn/1818570427/4174031378610767外链不能看的看评论吧

看了脑洞的小伙伴儿们如果有谁见过这种设定请告诉我ヾ(✿゚▽゚)ノ

『王喻』成亲(十一)

☞ooc有,私设肯定也会有的

☞原创打酱油人物出现,不接受的请慎入


       
  回到叶家喻文州就把自己关了起来,谁也不见谁敲门也不理,师父不会骗他,可秀秀也不像骗人的样子。他很迷惑也很迷茫,不知道该不该去找王杰希问清楚,可万一事实不是他所期望的那种呢?
  
  
  魏琛和黄少天放心不下,就坐在院子中等着喻文州出来。于是等叶修带着苏沐橙他们回来时就见到了这样一幕,黄少天趴在石桌上脸冲着魏琛说着什么,魏琛满脸的生无可奈,见到叶修的那一刻眼睛瞬间亮了,救星出现了。
  
  “老叶你赶紧把少天弄走,这孩子说废话的功力比他的内力要厉害啊。”
  
  “魏老大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这不是在跟你分析王杰希吗,你看文州听了秀秀的话开始动摇了。他居然不坚定立场,就算王杰希没有娶妻生子但是抛下文州不管那是事实,文州喝下的那杯毒酒是他给的也是事实,文州要是没中毒怎么会被人砍成血葫芦呢?这种人怎么能原谅,对吧对吧,你们说我说的对吧。”
  
  黄少天略提高了些声音,他故意说给喻文州听,就怕他一时心软去见了王杰希,再被王杰希一通道歉原谅了怎么办,吃的苦受的罪就白吃了白受了?
  
  “少天,乖啊,文州的事情让他自己决定。”叶修说完便走到喻文州门前拍门,“文州,我把秀秀带回来了,你出来,我把我们知道的都告诉你,剩下的你自己做决定。”
  
  吱呀一声门开了,门后站着一脸茫然无措的喻文州,魏琛看的又是一阵心疼。
  
  
  “文州,之前的事情我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以为你死的这五年里王杰希没有娶妻生子,他的身边没出现过任何人。我不敢说他一定是在等你,但是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他一直求老魏告诉他你的埋骨之处。”
  
  从叶修把她叫到叶家,楚云秀就隐约知道为什么,路上有听了叶修的解释,所以见到喻文州后她就把她所知道的不带感情倾向的都说了出来。
  
  “孩子真的不是王杰希的?”喻文州还是迷惑,既然不是王杰希的那为什么孩子一口一个爹,感觉王杰希也没有反对啊。
  
  “不是,呵呵,估计柳漪都不知道孩子的爹是谁?”像是想到了什么笑话,楚云秀脸上满是嘲笑与不屑。
  
  “哎,秀秀秀秀,你这笑不对啊,是不是孩子的爹就是王杰希而柳漪自己也不知道?”
  
  “黄少天,王杰希在你眼里就是这么渣的形象啊。”
  
  “当然,他……唔唔。”
  
  “秀秀你接着说,别理少天。”叶修一手捂着黄少天的嘴,一手做了个你继续说的手势。
  
  “嗯,怎么说呢?柳漪的未婚夫是王杰希的结拜兄弟路栀,这个你们知道吧。”环视众人,有的摇头有的点头,楚云秀见喻文州点头也就没管摇头的人,继续说到,“柳漪未婚有孕,王杰希认为是路栀的骨肉,而路栀一直毫无音讯,于是当柳漪提出让孩子叫他干爹时他同意了。不过据我所知,这个孩子不是路栀的,具体谁的就不知道了。”
  
  “王杰希都不知道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见过柳漪和别的男子举止暧昧啊,虽然我不认识路栀,但是那天我见到的绝对不是路栀。”
  
  “你都不认识路栀怎么就这么肯定,万一是呢,你这不就败坏人名节了么。”
  
  “四五个男子围着柳漪动手动脚的,你觉得其中会有路栀?”
  
  
  谁都不说话,这场景这情况哪怕是在青楼都不会出现四五个客人围着一个窑姐儿。不知道说什么的一群人闭嘴了,就连黄少天也乖乖的闭嘴不说话了,柳漪的行为超出了他的已知范围。
  
  
  “你没有告诉王杰希这些吗?”喻文州听完略沉思一下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又没有证据我怎么说?说王杰希这孩子不是路栀的,是柳漪跟野男人厮混生的野种?王杰希会用扫帚把我扫出去的。”楚云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就算她说了王杰希也不会信,他那个人,重义气讲人情的。
  
  “不过,文州啊,你真的不考虑见见王杰希吗?”
  
  “不见,从我死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果然,他说完这句话就见到了魏琛安心的神色,他一直知道师父怕什么,担心什么。
  
  见与不见一切顺其自然吧,五年过去了,一切都有所改变的。




最近有点忙,这是个过渡章节,有点琐碎。
有原创酱油人物出现是因为不想把任何人配给柳漪,一开始想过刘皓,但是刘皓跟大眼儿又没有交情,有点拉不到一起,于是就出现了一个一出场就绿油油的路栀。

【王喻】成亲(十)

ooc有私设更有

请自行忽略某些逻辑问题

最近放飞自我有点回不来了


    “喻文州你为什么不死,那样都不能要了你的命,你到底怎样才肯去死,你为什么又回来跟我抢王杰希?”喻文州还活着的事实让柳漪几乎崩溃,她不敢想王杰希是否知道此事,原先计划仗着小东的存在就算王杰希不会娶她也不会不理她,可这点妄想被喻文州的出现打破了,她怎能甘心。


    “杰希,原本就是我的。”喻文州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说到,明明是他先一步的与王杰希相识相恋,是柳漪和他抢才对,怎么就变成了他抢柳漪的呢?


      “喻文州你去死吧,你死了我们母子就能活了。”说着就抓起不知防身用的匕首朝喻文州冲过去。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过去就见柳漪被踹飞回来,不止黄少天连叶修他们都惊了,喻文州什么时候变这么暴力了?


    “他们几个是不会动手打女人,但是我会,不服气啊,憋着。”来人走到柳漪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露鄙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副德行,骨子里都透贱。”


     “咳咳,楚云秀,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啊,单纯看你不顺眼而已。”


    “你打我娘,我让我爹杀了你。”


    “你爹?呵呵,要不要问问你娘看她知道你爹是谁吗?”楚云秀踢踢趴在地上一时动不了的人,满脸的嘲讽。


    “楚云秀你闭嘴。”


    “云秀啊,我们家沐橙呢?”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还多是谴责云秀恃强凌弱,叶修开口了。


    “沐橙跟果果他们在后面买东西,有方锐跟着放心吧。”


    “云秀,谢谢你。”


    “活着的喻文州哎,王大眼儿知道的话不定多开心呢,跟你打赌,他会哭出来的,居然真让他等到了这一天,太不可思议了。”


    “文州的死活他才不关心,媳妇儿子在怀不知道多逍遥,哼。”黄少天处于一种听到王杰希三个字就炸毛的状态。


    “王杰希都没有成亲哪来的媳妇儿子?”


    “哈?那他们”黄少天指指柳漪母子,脑袋有些转不过来,那不是王杰希的媳妇和儿子吗?没成亲?


    “有孩子了还不成亲?这么渣。”


    “黄少天你是不是傻,王杰希是那种没担当的人么,他不娶她就表示这孩子不是他的,柳漪跟他没关系。你看老叶他们,”楚云秀扭头看叶修几人,发现他们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楚云秀无奈了,“我说你们,王杰希在你们眼里到底是什么形象啊?”


    “大小眼儿”这是叶修


    “负心汉”这是黄少天


    “拐走老夫爱徒还害死文州的人”这是魏琛


    “成熟稳重,为了微草可以牺牲自己的人”这是叶秋,“我不了解事情真相但是我真的觉得王杰希不是那种始乱终弃之人。”


    “叶秋你哪边的?”


    “就事论事而已。”


    “哎,还是这个跟老叶很像的人明事理。文州,他们怎样认为的不重要,你呢?你也认为王杰希负了你吗?”


    “我不知道。”喻文州是真的不知道,脑子很乱。从他醒过来魏琛他们就不停的对他说王杰希负了他,今天又见到了他的妻子,可刚刚秀秀又说王杰希没有负他,他不知道谁是真谁是假。


    “师父,我想回家。”无法深思不敢深思,喻文州本能的选择了逃避。


    “好好”宝贝徒弟想走了魏琛立马起身,“老叶,我带文州先回去,你别忘了把酒给我带回去啊。”


    “等等我,我跟你们一起走,秀秀我先走了啊,一会儿来找我们玩啊。”黄少天追着喻文州就跑了。



    “叶秋付钱,我跟云秀去找沐橙他们。”


    “什么都能忘,就是忘不了让我付钱是吧。”


    “你一大男人计较真么多干嘛。”


    “噗,叶修这是你兄弟?”


    “对,我胞弟叶秋,叶秋,这是楚云秀。”


    “你好”


    “你好”


     “哎,你们就这么走了?他俩怎么办?”叶秋见人们都走了,柳漪还在那趴着呢。


     “让他们自生自灭。”回答他的是楚云秀,她从一开始就对柳漪没好感,莫名的厌恶。



    缓过劲儿来的柳漪扶着桌子慢慢起身,眼底满是怨毒。这些人,这些羞辱她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喻文州杀一次不死那就杀两次,这一次她一定要亲眼看着喻文州断气。那些羞辱过她的,瞧不起她的通通都要死。



神助攻秀秀上线,大眼儿跟媳妇见面指日可待了


『王喻』成亲(九)

☞ooc私设都会有的

☞开始往狗血方向诡异的发展


  年关将至,该放假的放假,该回家的回家。叶秋也闲下来了然后在叶母又一轮的催婚中借口朋友相约逃跑了。
  
  叶秋在考虑要不要去江南走一圈,反正混账哥哥在家过年。叶秋只顾着低头想小心思没注意就和迎面而来的人撞到了。
  
  “抱歉抱歉”叶秋赶紧抬头道歉,被撞之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一身黑衣愣是被他穿成了灰扑扑的,胡子拉碴的不修边幅,叶秋心想这是赶着回家过年吧?
  
  不修边幅的某人自来熟的拍着叶秋肩膀说,“小兄弟你这低头走路可不行,你这幸好是撞到我了,要是撞到小孩子大姑娘的怎么办?撞到石柱子还会把自己撞个包不是?”
  
  叶秋面部表情有些抽搐,这人说话时能看着自己吗?跟自己说话眼睛却四处张望,嘴还不闲着,跟那个黄少天有的一拼,“多些兄台相告,在下知道了。”
  
  “这就对了嘛,哎?老叶?”
  
  “兄台认识我?”
  
  “好你个叶修,拐了老夫的爱徒就翻脸不认人啊。”
  
  叶秋有点乱,这人认识自家哥哥,还说爱徒被拐了,他记得大哥说黄少天的师傅才三十多岁,而且前些日子大哥说他叫了黄少天的师傅一起过年,所以这个人就是?
  
  “魏琛前辈?”
  
  “老叶你吃错药了?”这么礼貌的叶修吓到魏琛了,魏琛仔细回忆了他俩相识的这十几年,叶修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你是谁?怎么跟老叶一个模样,易容了?”说着就准备上手捏叶秋脸皮看看是不是真易容了?
  
  “晚辈叶秋,叶修是我一母同胞的兄弟。”
  
  “他居然有兄弟。”魏琛不可思议脸
  
  “前辈刚到京城吧,想必还不认识叶家,我给您带路。”
  
  彬彬有礼的叶秋让魏琛赞不绝口,直说叶修要是有叶秋的三成礼貌就够了,叶秋听着这话心里暗爽。一路上魏琛不断吐槽叶修,叶秋跟着附和吐槽,到家门口时两人已变至交好友。
  
  “我说叶秋啊,你家是大户人家?”
  
  “呃……算是吧。”
  
  “很有钱的那种吧。”
  
  “一般般”
  
  “混蛋叶修,家里这么有钱居然借老夫的钱从来不还,还哭穷。”魏琛暴怒,他觉得不揍叶修一顿难消心头之恨。
  
  看着魏琛摞胳膊挽袖子想要冲进去揍人,叶秋不想说话了他一点也不想拦着。虽然混账哥哥这些年来很少回家,但是自己每次见到他时都有塞钱给他啊,这怎么就到这地步了,想不通。
  
  
  魏琛和叶家父亲见过面聊了聊天之后就压着叶修走了,他果然还是想揍人。
  
  和叶修切磋完后魏琛觉得气顺了些,“文州和少天呢?”
  
  “被我娘拉去逛街了。”
  
  “你怎么没去?”
  
  叶修撇嘴,他为什么没去,被他娘嫌弃了呗。
  
  “哥不想去。”
  
  “逛街是没意思,走,我们喝酒去。”
  
  
  叶修,魏琛还有叶秋三人来到了蒋记酒馆,魏琛张口就要了三坛上好的女儿红,“老叶你不厚道啊,家里这么有钱还居然借老夫的钱不还,这酒你请了。”
  
  “没问题,想喝多少有多少,叶秋掏钱。”
  
  “合着,我就是你俩拽来付账的?”
  
  “蠢弟弟有前途。”
  
  叶秋拍下叶修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没好气的冲他翻了个白眼。
  
  
  
  
  “娘,我要爹爹,我要跟爹爹一起住。”
  
  小孩子的哭闹声从小店的一角响起,尖细的哭闹声让店内的食客都皱着了眉略有不耐烦。
  
  “小东乖不哭了啊,娘亲也想跟爹爹在一起啊,可是爹爹被狐狸精迷住了,他不要我们了。”小孩子身边的美妇人柔声安慰着,不过没什么效果。
  
  “那娘你把狐狸精赶跑啊。”
  
  “赶跑不行的,还会再回来啊。”
  
  “那,那怎么办?我要爹爹。哇……”
  
  “把狐狸精打死,挫骨扬灰。小东你记住,我们一会儿回家,还记不记得东厢不是有一间屋子你爹爹不让任何人靠近的,”见孩子点了点头美妇人继续说到,“那个屋子就是狐狸精的地方,你拿着火油进去洒,然后放火烧掉。”
  
  “那狐狸精在里面怎么办?”
  
  “一起烧死,烧死了你爹爹就会要我们了。”
  
  “烧死了狐狸精我就可以跟爹爹住了?”
  
  “对”
  
  “好,我们赶紧回家。”
  
  
  魏琛有些好奇,这当娘的怎么能这么教孩子,好好的孩子被教的如此狠毒。
  
  在美妇人拉着孩子经过魏琛他们那一桌时魏琛三人都抬头看了看,呵呵,还是熟人。
  
  柳漪,魏琛忍不住冒杀气,害死喻文州的事情这个女人也脱不了干系,而且听话音这是又打算去害谁?
  
  
  “魏老大,魏老大”口中喊着魏老大,来人转眼间扑到桌前,“果然是你们,我从门前路过就往里面看了一眼就看到你们了,你什么时候到的啊。”
  
  “少天啊,你是看到我了还是看到老叶了啊。”
  
  “当然是你,我看叶不修干嘛,哼。”
  
  “怎么就你自己,我娘呢?”
  
  “伯母先回去了让我跟文州自己玩,哎,文州……”
  
  黄少天表达完见到魏琛的高兴才想起喻文州来,回过头就见到喻文州站在门口,脸色有些不大对劲。
  
  “文州,你怎么了?”
  
  “喻文州,你,你不是死了吗?”乍然见到已死多年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柳漪一时无法接受。
  
  “小东,就是这个人,这个人抢走了你爹爹。”
  
  “你个狐狸精,你还我爹爹,还我爹爹。”小孩子听到娘亲这么讲不加分辨的扑上去就对着喻文州拳打脚踢的。
  
  “一边去”黄少天赶紧把小孩子扯开扔给他娘,“柳漪,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没办法了,本剑圣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你爹是谁?”喻文州有些恍惚,他想他是知道答案的,但是却希望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我爹叫王杰希,你个狐狸精你抢我爹爹,我要烧死你。”
  
  
  王杰希,原来真的娶妻生子了。
  
  
  由于魏琛的上京而完美错过的王杰希正在回京城的路上,他还不知道有一场暴风雨在等着他。




本来想四五章完事的,结果越来越飘了,其实结束早就写好了,想甩出来然后最后插一句,过程请自行脑补

『周叶』我的老婆是大佬(八)

☞ooc私设都会有的

☞老叶背景预警,玛丽苏杰克苏什么的



  第二天清晨,叶修先周泽楷一步醒来,他要去抓那个害他梦魇的人,居然对自己下手,看来他是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见周泽楷还在睡叶修就没有打扰他,自顾自的洗漱好准备出门就被叫住了,

  
  “修修,去哪?”

  
  看着周泽楷刚睡醒还迷糊着头上呆毛乱翘的样子叶修可耻的萌了,好想揉。身随心动,叶修扑过去把周泽楷抱进怀里两只手拼命似的揉搓周泽楷,揉完头揉脸。就这样,周泽楷被彻底揉清醒了。

  
  喜欢的人在自己身上乱揉,是个男人都忍不了,于是周泽楷反身就把叶修压倒在床上,开亲。

  
  叶修被亲的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他喜欢也享受周泽楷的亲吻。

  
  此时都忘了昨晚的尴尬,随着亲吻的加深叶修感受到了周泽楷有些抬头的欲望,以及周泽楷覆上他的欲望的手。他赶紧挣扎推开,开玩笑,他今天还有事要处理,现在做了今天就什么也别干了。

  
  “(。•́︿•̀。)修修……”周泽楷正亲的忘我,突然被推开有些发懵,以为叶修不喜欢他的碰触,于是就委屈巴巴的看着叶修。

  
  “咳咳……那什么,哥今天有事情要处理,这种事以后,以后会有机会的。”叶修这是第二次不好意思了。

  
  “什么事?”既然不是讨厌那就没关系了,推开就推开吧,不在乎。

  
  叶修有些犹豫要不要说,因为那个有可能不是人,小周虽然能看到但是,哎,等等,叶修突然福至心灵般的想到了他俩的第一次见面。

  
  当时自己说了阿飘周泽楷的脸色就变了,这表明他有些怕这个,叶修玩心大起,“我去抓鬼。”

  
  周泽楷听到回答果然变成叶修想看的样子,脸发白眼睛里写着害怕呆毛都蜷缩起来了。

  
  “抓……”周泽楷表示他拒绝说出那个字。

  
  “对啊,我昨天不是做噩梦了嘛,我怀疑是有,有阿飘在搞鬼。”

  
  “证据?”

  
  “你不是见到我脚腕上的印子了嘛。”

  
  周泽楷不说话了,那个印子就是铁证,随着叶修的噩梦突然出现。童年阴影让他很怕那种东西,但是他又不能放心让叶修一个人去面对。

  
  周泽楷纠结的神情叶修都看在眼里,不知道为什么,他读的懂周泽楷的每一个表情,也知道他怕却不放心他一个人,想去又不敢去的纠结着。

  
  “一起去。”

  
  “小周,我一个人可以的,不要担心。”叶修感动了,放不下叶修的心最终胜过了他的恐惧。

  
  “一起去,不放心。”周泽楷坚持

  
  “唉,小周,我是不是没跟你说过我家是干什么的?”

  
  不等周泽楷回答叶修就说起来了,“我爷爷这边没什么好说的,普通人而已,我要说的是外公那边,emmmm说起来有些复杂,我就长话短说吧,我外公家职业传抓鬼的。”

  
  周泽楷觉得这些天自己懵的次数有些多,修修外公,抓鬼的?

  
  “我从小体质有点不一样,是在外公家长大的,就马马虎虎的跟着学了点怎么抓鬼。”

  
  叶修又给呆愣的周泽楷加了一记重锤,叶修没有说实话,其实他是被外公压着勤学苦练的学了20年,因为怕外公把家主位子扔给他所以他坑了当年因躲避家主位子而偷跑的舅舅一把后也偷跑了。

  
  修修外公抓鬼的,修修抓鬼的,外公家抓鬼的。以后的人生难道要时不时遇遇鬼,跟鬼打打交道?周泽楷想哭,自己选的媳妇儿哭着也要爱下去。

『王喻』成亲(八)

☞私设与ooc共存

☞请自动忽略逻辑问题



  “喻阁主,可有见到我哥?”
  
  “叶神和少天被伯母带去逛街了。”
  
  叶秋听到逛街这个词幸灾乐祸的笑了笑,他娘终于换人了。
  
  “喻阁主在叶家住的可还习惯?有什么不周的地方还望多见谅。”
  
  “少主客气了,喻某承蒙叶家款待。”
  
  “哈哈,你是我哥的朋友,我们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好吧,我叫你文州,你叫我叶秋怎么样?”
  
  “甚好”
  
  
  
  喻文州为什么会出现在叶家?这还得从肖府酒宴那天说起。
  
  那天酒宴结束后喻文州说要去给魏琛买京城蒋家的女儿红,那是魏琛的最爱。喻文州去黄少天肯定会跟着,黄少天跟去了叶修也就一起了。然后就巧的不能再巧的遇到了恰巧出门逛街的叶家夫人也就是叶修的娘,再然后来不及跑的叶修就被自家娘亲提着耳朵拎回家了。
  
  叶夫人拎着大儿子耳朵的同时笑眯眯的邀请看傻眼的二人去叶家做客,虽然黄少天的内心充满了拒绝但是却被痛快答应的喻文州拽着跟上了叶母的步伐。
  
  “文州,不去不行吗?找个理由拒绝啊,我不想去啊,听说老叶他爹可凶了。”黄少天趴在喻文州耳边小小声说到。
  
  “传闻不可信,而且我不想错过叶神被训的样子,你不想看叶神被训吗?”
  
  “想,可是我还是有点怕。”
  
  “有叶神呢,你怕什么?”
  
  “就是因为老叶我才怕,万一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惹他爹生气,他爹一生气连我一起揍怎么办?我又不能跟看人家动手。”
  
  “少天,我觉得就算动手你可能也打不过叶神他爹。”
  
  “喻文州你还是不是我兄弟了,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黄少天不干了,他要教教喻文州什么叫手足情。
  
  前面的叶母回过头看了看黄少天对叶修说,“那个闹腾的孩子就是黄少天?”
  
  “对啊,好玩吧。”
  
  “眼神清澈,笑容明朗,是个讨喜的孩子。”
  
  “那是当然,我看上的能不好?”
  
  “哎,那孩子家在哪?我要准备准备上门提亲,这么多年终于有人要你了。你不知道,我跟你爹一直发愁你的婚事,不要求你娶个大家闺秀回来,只要你找的人品端正,不好吃懒做我们就知足了。”
  
  “娘,我是你亲生的吗?要求要不要这么低啊。”听到亲娘对儿媳妇的要求叶修哭笑不得,这要求还真容易达成。
  
  “你要不是我亲生的我早就打包把你送出去给人家当童养媳了。”
  
  “您这个想法很危险。”
  
  
  叶.差点童养媳.修愈发觉得当年的离家出走是正确的,顺便同情一下蠢弟弟。
  
  
  
  
  于是,就这样喻文州在叶家住了三四天了,刚见到叶秋时还惊讶了一下,从没听说过叶神还有个双胞胎弟弟。
  
  黄少天的反应就好玩儿了,蹦跶着围着叶秋转,“老叶老叶,你弟弟比你好看啊。”
  
  叶秋闻言仿佛遇到了知音,跟黄少天一见如故相逢恨晚,直聊到叶修脸黑的拖着黄少天走了,干什么去了就不得而知,反正第二天黄少天一天没给叶修好脸色就是了。
  
  
  “汪汪……”
  
  “小点,你又来”喻文州很好奇为什么叶修家的狗特别粘自己,也没见自己平时这么招小狗喜欢啊。不过他也很喜欢小点就是了,小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闻久了觉得身体莫名的很通畅。
  
  “小点从小是用药材喂起来的,是药犬,对药材的味道特别敏感,越是稀有药材它越喜欢。”
  
  “这样啊,我是吃过不少药材。”
  
  “你没事就多跟它亲近亲近,听我哥说你大病初愈所用药材甚多又稀有,药效积攒体内一时难以吸收,小点身上的味道可以帮你梳理体内药效。”
  
  “多谢相告”喻文州抱起一起趴窝在他脚边的小点,点着它的小鼻子笑呵呵,“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让它陪你玩吧,我还有事儿要处理,他们回来后烦劳告诉我哥说我有事找他。”
  
  “好的”
  
  叶秋刚要走又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文州你认不认识王杰希?”
  
  “微草庄主么,久闻其名但未曾见过,怎么?”
  
  “哦,没什么。”
  
  没见过,也就是不认识呗。可那天他分明在王杰希那里见到了一张画像,虽说人有相似,但是喻文州跟画中人也太像了吧。叶秋有些疑惑,不过那是人家的事,跟他又没有关系。
  




卡着卡着就灵感如泉涌一般喷发,然而半分钟后停水了
( ๑ŏ ﹏ ŏ๑ )